51阅读吧 - 为您打造专业优质的文章分享平台!
您的当前位置: 51阅读吧 >

一步之遥观后感|《一步之遥》的危机公关 观众失望后玩营销能否实现“救赎”

NO.1 《一步之遥》的危机公关 观众失望后玩营销能否实现“救赎”

  电影《一步之遥》上映之后得到了不少吐槽,据说吐槽点最多的是“看不懂”,再有就是“葛优怎么不搞笑了”,有着“岁末大片”宣传力度的《一步之遥》在一款较火的应用里面也只是“荣获”5.6分,国内著名导演姜文担心啊,担心这电影真成了陈凯歌的《无极》、张艺谋的《三枪》,于是,互联网媒体、微信朋友圈子的各种有关《一步之遥》的再诠释出现了。

 

 

  判定一个犯罪或是谋杀案的时候,首先要找犯罪人的作案动机,而锁定犯罪嫌疑人方式的是“此事发生、受害人死去”对谁有利,除非是变态杀人魔,否则谁做点案子还不是为了点利益。

  《一步之遥》的两篇诠释文章恰似危机公关的引导,第一类,讲述“葛优为什么不搞笑”。从《霸王别姬》到《让子弹飞》,葛优的形象早就在观众心目中定了型:幽默、带点小聪明的搞笑角色,但是《一步之遥》中的葛优不但不搞笑,反倒连是观众喜爱的角色都算不上:曾经被“姜文”救过,但面对着“姜文”的“杀人事件”却不分青红皂白,为了自己曾经的丑闻不被世人所知,毅然选择落井下石、追捕“姜文”两年,并借此类事件迅速成为“官场红人”。

  “公关”们是怎么诠释葛优的不搞笑的?文字可谓委婉而又铿锵有力。葛优是被导演们打造出来的“搞笑角色”,但不代表他的路线只有“搞笑”,引领国内幽默新风尚的“星爷”不也最终选择了醇厚、朴素角色的转型,葛优只是在尝试角色新突破。

  再看看另一个有关《一步之遥》本身的诠释文章,大家不是吐槽看不懂吗?那我就直接告诉你为什么看不懂,因为这电影高大上、有内涵啊,你不了解“内幕”当然就看得恍恍然。

  媒体有“《一步之遥》是电影扫盲贴”,朋友圈有“看不懂《一步之遥》就对了,因为你不知道这十件事”,内容主旨大同小异:阐述《一步之遥》的“内涵”与“高格调”,可不是吗,人家刚开幕的舞蹈就借助了百老汇指导专家之力,混录师可是获得了三次奥斯卡奖的人,内容上大帅结婚都要玩个父女俩合唱歌剧,再借助各种名著的隐喻段子,连主人翁死去的“悲剧场景”都选了个“风车”这种高度浪漫主义的场合,说是堂吉诃德的大风车!咱们说,《一步之遥》的格调高的不是一点两点,几乎都高上云霄,摸不着边了,观众看完估计也都跟“姜文”最后的角色结局一样,飘在空中,在想“为什么”呢。

  这就像初中做的语文阅读理解,你明明看不懂还非要被班主任灌输一脑子的这情感那内涵,有些“大作”真的就是作者躲在自己世界里的天马行空,虽然“高格调”,但是就是不接地气、我们难以理解啊。

  《一步之遥》的吐槽还在继续,从电影院走出来,仍然有一堆少年带着好似聪明的口吻说“不好看,但我一定看了才知道它有多烂”,呵呵,您看懂了吗?就说是烂片。

  此文写下来也有点“天马行空”,重点想写《一步之遥》的危机公关策略的,突然又吐槽起看电影的观众了。

  言归正传,《一步之遥》高格调、不接地气,这都是“各有说辞”的评论性语言,姜文电影团队们在“票房”还未定型的时候,玩起了危机公关的策略,解解观众们的困惑,我们也不得不说,圈子混得久了,对营销还是很有些把握度的,但是片子“不被大众”理解的基调已经定型,这些危机公关所做的只能起到缓和作用罢了,与此前余佳文的危机公关作用要差得远吧,毕竟一个要的是面子,一个要的是里子(评价之后的票房)。

作者:A5安然(qq/微信号:2391360109)来源:A5站长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NO.2 网购羊毛党月入十万背后:距离欺诈仅一步之遥

  近日,广东一P2P平台下定决心彻查羊毛党,于是,请来了外部技术公司进行监测。在某一次促销活动中,外部技术合作公司为其提供的数据显示:参与促销活动的客户中,接近70%都是羊毛党。

  

 

  事实上,羊毛党不仅仅是一种现象,而是成为了一项职业,伴随着互联网烧钱的行为而诞生,钱烧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2013年“互联网+金融”开始崛起,超高的回报率吸引羊毛党们从各个行业纷至沓来,为了能打通互联网金融,羊毛党们不惜采购更加专业的设备、补脑更专业的金融知识。

  “羊毛党们每个月赚几万、几十万都是很正常。”专家马骏驱对记者透露,如今,羊毛党越来越呈现出三大趋势:即团伙化、地域化、专业化。

  羊毛党三大趋势

  早前,羊毛党们主要活跃在O2O平台或电商平台,比如,一家团购网站推出首单免费,那么,羊毛们会结集大量的手机号码注册该平台,进而获得诸多的免费机会,然后,再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转卖给需要的人,从中牟利。

  可以看到的是,近两年O2O已逐渐渗透到订餐、洗衣、美容、汽车、电影票等各类生活、消费领域,而各个平台为了增加流量,抢夺新用户、留住老用户,O2O的补贴一轮高过一轮。

  打车软件推出之后,羊毛党们又转战到打车领域,帮助司机疯狂刷单,据了解,羊毛党首先需要伪造LBS(定位)位置叫车,待刷单的司机接单后,关闭定位并完成行程,随后支付车费。全部完成后,司机会返还实际支付的钱并平分优惠部分。

  当然,这些对于羊毛党来说,都是小额收入,一笔也就赚一两元钱,2013年,互联网金融风起,还有哪个领域能比金融业利润更丰厚?

  “其实,过去一年来,我们在对抗诈骗分子的‘斗争’中收获颇多,因为难得一见羊毛党们这么大规模的从各个行业迁徙到互联网金融领域,而由于在互联网金融里羊毛党能够赚取的利润更加丰厚,所以也加速了羊毛党的一些变化。”马骏驱说。

  那么,羊毛党呈现出哪些变化呢?

  首先,是越来越专业。

  在P2P平台上,一个促销从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羊毛党能赚取的利润倍增,所以更愿意投入更加专业的设备,比如,羊毛党们愿意购买大量的廉价智能手机用于注册账户,购买大量小额手机卡,通过猫池(GSM MODEM池,用于短信集群收发的专业设备)+自动化管理软件成功实现短信批量接收验证码的功能。

  另外,羊毛党的年龄越来越年轻,20岁出头,他们发现羊毛党行业的回报率很高,所以他们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学习让自己变得更加专业。

  其次,羊毛党越来越体现出团伙化的特征。

  “我们通过识别用户的身份信息,包括他使用了什么机器,用什么卡等,再加上我们的模型去关联他们的团伙性,这些团伙一般有十来个人,经常互换身份,”马骏驱说,这种团伙到处都有,粗略估计大概几万人。

  最后,羊毛党越来越地域化。

  “我们总部有一个很大的中国地图,上面不停地闪着红点,闪红点的地方就是发现了诈骗,包括羊毛党,地图显示,地域化越来越明显,我分析可能是他们去外面学到一些技能,发现这个事情可以做大,变成事业,所以就要找合伙人,什么样的合伙人最靠谱呢,那就是同乡。”马骏驱说。

  月入十几万

  一位P2P平台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对于互联网金融平台来说,羊毛党为平台带来大量的数据,但区分不出来哪些是真实用户,尤其是当羊毛党批量注册时对系统的冲击性很大,造成网站营运速度变慢,另外,羊毛党批量养号,也会批量提现,导致平台大量资金同一时间撤退。

  当然,不同的互联网平台对于羊毛党的看法也不一样,“有的公司觉得羊毛党没有太大的问题,反正这些钱都是VC的,但我觉得,长远来说还是很大的问题。”马骏驱说。

  另外,马骏驱透露,从行业来说,广告卖得越凶,引来越多客户的同时也会引来越多的羊毛党,所以平台做广告的量和羊毛党的量几乎成正比。而有些广告平台或引流平台帮助互联网金融平台引入客流下载APP的数量也存在很大的水分,“事实上可能只有30%~40%是真实的客户,其他的是羊毛党帮忙做出来的量。”他说。

  如今,在P2P平台出现接连倒闭的背景下,羊毛党也是心有余悸,所以,越来越多的羊毛党开始转战互联网消费金融。比如,有的线上消费金融平台发现,某一时间,同一地点出现大量集中申请等异常情况。

  马骏驱说,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羊毛党每个月赚几万到几十万都是很正常的,当然,这些人也比较容易“抓获”,而更加恶劣的则是欺诈行为,“羊毛党算是最初级的欺诈,在整个黑色产业链里是入门的新手。”

NO.3 【观点】孙宏斌输血150亿元背后 乐视离贱卖只有一步之遥

  摘要: 对于乐视网和乐视影业,融创中国持股不足20%,却成为了它的联营公司。这说明,乐视为了续命,在谈判时,什么条件都答应了,即便是不合理的联营要求。这有点类似于给融创中国开了超级投票权。

  

 

  又是一个让人不能愉快打游戏的周五下午,连胜、penta kill 的节奏,就此被打乱了。

  是的,孙宏斌出手了,这一次是150亿。不久前,他刚刚以26亿获得链家6.25%的股权。

  关于孙宏斌这个人

  那会刚上大学,一脸淳朴气息的我,就和专业老师讨论到,为何柳传志这个人,要把他送进监狱啊?

  后来,阅读到华为的任正非和李一男的故事,略微明白了点。

  再到后来,有了德云社的郭德纲和曹云金的撕逼,算是彻底懂了。

  人世间的恩怨故事,总是相似的。到如今,算是明白了,无论你有怎样非同一般的才能、驰骋疆场英姿,一旦犯了所有者管理者的忌讳,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

  是啊,你为党国立过功,你为委员长流过血,但人家削你,就如削泥。说送你进监狱,就让你进监狱。

  孙宏斌当年就被柳传志这么送进去过。当然,罪名就是贪污公款,对,还是联想的公款。不过回过头来看,后来找了一个超级听话的杨元庆,或许也是一种悲哀。

  94年孙宏斌出狱后,柳传志借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创业,这就有了后来的天津顺驰。

  不过在2006年,顺驰扩张太快,加之国家宏观政策调控,最终还是被孙宏斌把资金链玩断了,和今天的乐视类似。顺驰的最终以12.8亿元,将55%股权卖给路劲基建(一家港股上市公司)。

  孙宏斌开始人生的第三次高潮——融创中国,一直到今天。

  先来看看新闻,据财新的独家新闻:

  融创通过旗下公司收购乐视网8.61%股权,代价为60.4亿元。乐视影业15%股权,代价为人民币10.5亿元。增资以及收购乐视致新33.5%股权,代价为79.5亿元,总代价为150.4亿元。 乐视网和乐视影业、乐视致新将成为融创中国的联营公司。

  这是一条财经新闻,我们分步解读。

  先来理解几个关键字眼:收购VS增资、联营公司。

  以做蛋糕为例:

  收购的含义,通俗来说就是:你花钱,去购买一份别人已经做好的蛋糕;

  增资的含义,则是你从别处拿来做蛋糕材料,和别人一起,做出更大的蛋糕;

  一个着眼于存量,一个着眼于增量。

  这条新闻的含义是:融创中国花钱买了贾跃亭手中8.61%的乐视网股份。股份的原本持有者是贾跃亭,现在转让给了孙宏斌的融创中国,股份没有被稀释。

  乐视影业同样是如此。

  乐视致新则是贾跃亭部分套现,部分以公司名义,增资。

  说白了,就是乐视网的60.4亿元+乐视影业10.5亿元,被贾跃亭套现成为私人腰包的钱。

  乐视致新的79.5亿元,一部分是贾跃亭套现成为自己的,还有一部分是公司的。公司那一部分,贾跃亭不能随意动用。

  我们把乐视致新套现的部分,假设为X亿元,那么公司增资的钱就是【79.5-X】亿元。

  那么贾跃亭手中可投入汽车、手机和体育的钱为【60.4+10.5+X】亿元,这笔钱,爱怎么花,就怎么花。贾跃亭喜欢造车,拿去花也成,没问题。

  不过,增资的钱——【79.5-X】亿元,贾跃亭不能动,那是公司法人的。

  联营公司,在会计上,一般是指持有20%——50%股份,对公司经营管理,有重大影响,但不足以实际上完全控制公司。

  很明显,对于乐视网和乐视影业,融创中国持股不足20%,却成为了它的联营公司。这说明,乐视为了续命,在谈判时,什么条件都答应了。即便是不合理的联营要求。

  这有点类似于给融创中国开了超级投票权。乐视的这次融资,在本质上离贱卖只差一步之遥。

  没做的事情,可能就是,把大股东,以超级便宜的价格卖给别人。就如当初孙宏斌以12.5亿元,心有不甘的将55%股份卖给了港股公司——路劲基建。

  继续品读两个细节:

  1、贾跃亭赎回了部分质押股权;

  2、融创中国除了获得上述公司董事会席位,融资合同,还将有其他条款,保证融创获得联营公司权利。

  赎回很好理解,一方面,为了融资,贾跃亭给了孙宏斌“超级投票权”,因此,质押的乐视网股份,必须赎回一部分,来维持自己最大的股东控制权;另一方面,上市公司乐视停牌,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股价逼近(或者已经达到)爆仓线,必须赎回部分股票,否则就会爆掉。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翻一下资料,雷士照明的吴长江如何在从让自己爆仓了,到股票被券商平仓,最后被资本赶走的故事,事件的另一个当事人就是软银赛富合伙人之一——阎焱)

  假设,这一次没及时融到资金,吴长江的结局,很可能也是贾跃亭的结局。真是如履薄冰啊。

  乐视情况的严重性,比我原本预计的不会好到哪里去。

  也是,那【60.5+10.5+X】亿元,这么急,用去赎回一部分抵押股票,而不是为了投入造成、造手机、交体育版权钱,原因可见一斑。

  另一个是保证条款,由于融创的股份,一个持股8.61%、一个15%,正常情况下,不可能成为联营公司,一般商法,如果没做出特别安排,孙宏斌根本没权利指手画脚。

  保证条款,就是让其即使后来撕逼,法律也会支持融创中国。给了“超级投票权”,就得有相关合同条款,予以保证。

  孙宏斌选取了几块相对比较好的资产——乐视网、影视、致新,而没有入股手机、体育、汽车、互联网金融,相对合理。

  除此之外,有类似“超级投票权”保护联营公司权利,也会让这笔投资相对安全。

  个人看来,孙宏斌这算是火中取栗吧。

  对于贾跃亭而言,毫无疑问,选择了我过去说过的,继续扩张的路子,也选了“伤其三指”策略。(没有选择直接卖掉“一指”求生策略)

  这里“伤其三指,而不是卖掉一指”,是指三家相对健康的公司,都成为了别人的联营公司,而不是其中一家直接成为别人的子公司。

  如果直接卖掉“一指”,这和先前的继续扩张的理念违背,给市场传递的信号,也是要死。

  不得不说,这“继续扩张,伤其三指”策略,被完美的运用,很值得学习。

  基本上,乐视眼下的资金链困局,已经解决了。

  不过,这离贱卖只有一步之遥的距离,确实让人心有余悸。以后乐视会怎么,还是很难说,天助好运吧。

NO.4 《一步之遥》影后苏淇复古性感低胸泳装照

《一步之遥》影后苏淇复古性感低胸泳装照

由亿万导演姜文执导的新片《一步之遥》,昨(19)日公布新剧照。舒淇以复古泳装造型登场,相当雅痞可爱,性感中又不失俏皮,相当引人注目。

《一步之遥》的造型是张叔平和姜文再次合作,两人想在服装造型,创作出一个「没有过的上海」。除了张叔平挑选的品牌古董服装,其余都是手工订制,根据片中每个人的角色定位,做出不同风格的设定。

昨天曝光的新剧照中,舒淇以藏蓝色吊带背心,搭配同色系泳裤,其实是复刻当年最时尚的连身泳装造型,而且服装的细节也相当考究,白色荷叶边低胸的细节设计既性感又雅痞。

而舒淇在剧照中与两位美女争咬苹果,表情十分生动可爱,尤其姜文每部作品都能激发出演员的新能量,继前一部叫好叫座的《让子弹飞》之后,新作《一步之遥》也让人相当期待。

NO.5 排片坍缩的《一步之遥》:观众玩现了,马珂玩砸了!




上映6天,票房3.7亿,单日票房已经不足2000万,排片率从首日的53.21%已经接近断崖式地落在了19.72%,连中等成本制作的《微爱之渐入佳境》24日的排片都在《一步之遥》之上,而《智取威虎山》则凭借“逆袭”般地好口碑在24日达到了35.49%的排片率——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一步之遥》排片的进一步下行,《智取威虎山》和《微爱之渐入佳境》会更大程度地分享被释放出的排片空间,并挤压《一步之遥》的票房,不排除这部鸿篇巨制在新年首周即被挤出万达院线之外的院线排片表。




大众玩现了




20亿的豪言,言犹在耳,从影片本身而言,姜文还是那个神坛上的姜文。从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1994)蜚声国际之后,无论是《鬼子来了》(2000)还是《太阳照常升起》(2007),无论是《让子弹飞》(2010)还是《一步之遥》,他在电影艺术维度上的水准都没有严重跑偏过——跑偏的其实是中国电影的观众们,人们错误地在《让子弹飞》里把姜文错认为了冯小刚,以为姜文就此从神坛上走下来,能够平易近人地在乐乐呵呵的贺岁档里给大家讲故事、逗闷子,甚至以为姜文能够四年后再造票房神话,再次给贺岁档带来一场久违的狂欢,乃至为中国电影今年的300亿一锤定音。




但首映后铺天盖地的“看不懂”以及随之而来的排片坍缩,足以证明一件事情,姜文并不是大众的菜,也有可能“大众”根本不是姜文的菜。









姜文爱的是电影,确认;是不是爱“观众”,值得怀疑。从那些几乎无缝连接的向经典的致敬即可看出姜文对于电影的狂热迷恋,其从《太阳照常升起》开始到《一步之遥》连续三部影片都表现出了对火车的情有独钟,亦可看出其对于电影这门艺术宗教般的崇敬——《火车进站》是世界电影史的起点之作,而《一步之遥》的故事原型影片《闫瑞生》更是中国电影史剧情片的起点之作。




姜文及其编剧团队对于电影史、近代史的熟稔,让他们极度自恋又傲娇地将一些掌故以及自己的私货如编制密码般地暗伏在那些荒诞、离奇甚至有些癫狂的情节和人物里,就像是近景魔术一样,你明明看到了,却什么都看不见。




但《一步之遥》并不是姜文第一次“耍心机”,《让子弹飞》里也有着密密麻麻的隐喻,《太阳照常升起》里则有遍布各处的符号“机关”,而《鬼子来了》里的反经典、反范式则更是使其遭遇封禁——姜文从来都没有想平易近人地讲故事,错觉都是来自于观众对《让子弹飞》的“误解”,《让子弹飞》的好甚至让观众好了伤疤忘了痛。




在《太阳照常升起》上映的那一年,大众也是直呼看不懂,姜文对此的回应是,“看不懂多看几遍。看不懂回去问你爸。”




到了《一步之遥》上映前的宣传,姜文对此“看不懂”仍然耿耿于怀,“中国有些观众,就理直气壮地没有羞耻地说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我看不懂。看不懂电影就这么说话,是可耻的。”




七年后,“看不懂”又回来了,其实四年前,观众只是被喜剧的外衣所带来的简单的感官刺激所蒙蔽,忽视了那些在《让子弹飞》里“看不懂”的隐喻,以及光怪陆离的戏剧假定。《让子弹飞》里姜文、葛优、周润发的三足鼎立,让整部戏充满了可以大饱眼福的大银幕表演的演技绽放,以及拜葛优所赐才能引爆的喜剧效果——编剧设定了喜剧的包袱,但不是每个表演者都能抖响的。而《一步之遥》里的葛优/项飞田在花域总统大选之后就此黯淡是整部戏被淹没在“看不懂”里的关键——姜文或许根本不想再让肤浅的喜剧去取悦观众,亦或许是认为其他角色的怪诞已经足够有笑点了,总之深邃的内涵让在观众140分钟的旅程后半段就开始迷路了,甚至恐慌——看不懂之于观众,这种令人焦躁的耻辱感驱使唯有“背叛”姜文这尊神才能消解掉这份焦虑,人们这么痛的领悟姜文大神能理解吗?









这一遭,姜文和他的编剧团队肯定是挣脱了观众的枷锁,任意追逐了对电影的爱——玩HIGH了,而大众肯定是玩现了——姜文还是那个会让你看不懂回家问你爸的大神,而不是你臆想的会请你在冬夜里享受大银幕这项平民娱乐的好朋友。




马珂玩砸了




姜文20亿的豪言恐怕不过是为了取悦下马珂和他的生意伙伴罢了。从目前看来,20亿已绝无可能,还有就一周的时间,年底前达到5亿亦已几无可能,300亿的重担则已必然“转托”徐老怪的《智取威虎山》了。




《一步之遥》几乎已成强弩之末,竟然在《微爱》上映前推出2D版本,这当然不是王者的战法,在这个时间不惜自降身段去与那些中等成本制作的小片们去竞争,怎么看都显出了马珂的黔驴技穷了。相比于四年前,《让子弹飞》在票房上意气风发之时“意外”推出川话版的优雅和霸气,四年后的马珂今朝颇有些乌江畔霸王别姬的悲壮。




“信马由姜”这次肯定是玩砸了,当姜文在《太阳照常升起》的重挫之后,他能够与市场妥协,能够为了情义和未来的职业生涯在《让子弹飞》上尝试“平易近人”,这既是江湖规矩也是江湖规律,由不得你一次又一次地赔钱——马珂也好,资本也好都不是无底洞。大神稍一低头,《让子弹飞》就成就了中国电影的票房纪录——6.7亿的票房在今天仍然是国产片票房排行前十里仅有的一部2010年的影片。




四年的时间,改变的远比我们想象地要剧烈。




四年前,iPhone4上市,几乎是划时代的产品,四年后iPhone抛弃了对于大屏的成见,毅然地让iPhone6 plus拥有了5.5英寸的大屏;




四年前小米刚刚诞生,还只是在做MIUI而已,但四年后它已经是全球未上市科技企业估值最高的新贵了,也是中国真正意义上推动智能手机普及和全行业剧烈震荡的推手;




四年前乐视网在创业板上市,四年后,乐视所构建的五屏联动的视频生态几乎成为了全民的娱乐场景入口……




移动互联网带来的碎片化视频消费习惯几乎改写了中国电影的版图,《小时代》系列、《老男孩》《分手大师》《泰囧》《心花路放》这些几乎是小品(不是指喜剧小品)式的作品在市场搏击中却傲视群雄,与之相映照的是《太平轮》《1942》以及今天《一步之遥》的折戟沉沙、黯然退场,一如乐视影业CEO张昭在虎嗅F&M创新节上回顾《太平轮》失利时所坦言的,“对于国产大片的幻想的破灭实在是太快了”,以致于还没享受银幕2万块的红利就遭遇了冰山。




对于制片人马珂而言,轻视这四年的变化是这个错误的根由,而试错的成本又太大了——超过3亿的投入,即便是注水的虚报,打对折算作1.5亿,马珂的保本也得是4.5亿~5亿,目前看来连这个目标都已岌岌可危。




无论做何种维度的评价,《一步之遥》都必须是一部商业片,片方对20亿的目标锚定,意味着需要3000万以上的观影人次才能撑起这个票房(以60元票价计),到哪里去找3000万的小众或是长尾市场呢?因此大众化当然就是这部影片的底线,但从结果和口碑来看,该片即便在精英阶层也是曲高和寡。









3亿的一场豪赌现在玩砸了,姜文有错,但大错应是在马珂——对姜文的信任应该是在商业计算的框架内,而姜文也当然应该是在马珂设定的商业镣铐里起舞,这是制片人对于投资人的职责,也是制片人之于导演的价值。但《一步之遥》确实有些失控了,至少在大众的审美里,如此大范围的看不懂是不应该的,不是不可以烧脑,不是不可以暗藏玄机,不是不可以荒诞开放,而是当你面临大众化的一个生存前提的时候,适度的平衡精英化的艺术创作与平民化的娱乐制造恐怕是不可回避也不能忽视的要诀,但这次的《一步之遥》,只见姜文的天才光环,却不见马珂的运筹帷幄,从首映开始的口碑倒挂,恐怕已经让马珂陷入被动了。




马珂玩砸了,但连带的还坑了许多其他的玩家,其中万达被传以一个几乎不可思议的高额保底发行价格获得了《一步之遥》的发行权利,若果如传闻所言,那也一定是被当年《让子弹飞》的姜文所迷惑了——影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特别是你把全部的判断押在了一个艺术家身上。




此番重创之后,马珂是否还会“由姜”?而市场还能否“信马”呢?
上一篇:整容不可以改变命运|学习可以改变命运吗? 上一篇:外两首|初秋两首
与该文相关的文章

温馨提示:如果您对51阅读吧有任何建议,请通过网站联系邮箱向我们反馈,感谢各位的建议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