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阅读吧 - 为您打造专业优质的文章分享平台!
您的当前位置: 51阅读吧 >

谍战上海滩第十二章|《上海战役》第四章:失去老大的位置

NO.1 《上海战役》第四章:失去老大的位置

说道别人要钱,要的是自己的血汗,而且没有什么回报,若是在一个混乱的地带,没有金钱保命,那么这个人一定会玩命,因为金钱必须保护自己,若是别人用实力镇压,用武力镇压,那么金钱就会没有位置存放,若想到未来,想着走出这个不属于年仅十八岁的,而且有兄弟,能在监狱承担三个仓位老大的人,那么他需要金钱,更需要与外界沟通,只有这样。

但是他的朋友,路上的金钱,进退都有一定的数量,而警察署长现在又想着要两份分红,他想着吃掉北仓,但是现在仅有的实力是无法通行的,于是打算和监狱署长合作,就在此刻,龙驹也深知只有和署长合作,才能消除心中的隐患,没办法两人都只能走这条路,而龙镇提前到了,此刻的龙驹万分惊慌,没有说话,而龙镇却慢慢的走出了门口。

龙驹,一个现实的人,为了达到目标,不惜一切代价,直接说道,“只要能消除走出去的人,你所要的,我能给的,绝对不失你望”于飞一直的微笑,而龙驹感觉,难道是龙镇出钱比我还阔绰,这时说道,“这样吧,若我能统一监狱,那么百分之三十的利润属于你于飞”,于飞大笑不止,然后停下微笑,大拍桌子,说道,“我什么话都没说,龙镇就答应给我百分之七十的利润,你还是回去睡觉吧”。

此刻的龙驹为了巩固自己的实力,花费人力,花费财力,夜间请来了四大家族的掌权人,到来之后,纷纷入座,于飞见到来的人非同一般,这才说道,“既然你都说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绝,那么我就得到百分之三十的利润”。

此刻的白狼深知利润是最重要的,但是想到龙镇的名声,却让自己胆寒,无奈的说道,“今天就做掉龙镇,让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阳,”随后几人离去,而此刻在监狱的张玉看到龙镇来的那么快,感觉十分的蹊跷,就说道,“你对于飞说了,难道他没有对你说别的”此刻的龙镇微笑着说道,“是他怕了,所以我才那么的顺利,你不知道,我一说,他也是个贪财鬼,所以直接答应了”。

就在此刻李靖说道,“你来的时候,是否遇见别的人”( 文章阅读网:www.51jianli.com )

“哦,来的时候撞见了龙驹,”此刻李靖说道,“你可知,龙驹之所以有那么强悍的势力,又能收到那么多的利润,是为什么,”看着两人摇头,继续说道,“是因为四大家族,在给他撑腰,而他之所以不出去,那是因为外面的仇人比朋友还多”此刻的龙镇才明白,今天是个阴谋,那么自己的命随时会丢失,为了安全起见,只能化被动为主动。

但是现在是一个夜晚,一边安排如何杀掉龙镇,一边安排如何救出龙镇,无奈的是,四大家族最后决定,选时不如撞日,当天就决定去杀掉此人,阴谋策划很快,但是龙镇也有了对策,就在此时的时间,当四大家族出门的时候,而操场已经人群站立,三个仓位的人都站立在了那里,让警察署长百般费解,说道,“你们是哪个仓的,赶快回去,若不回去今天的血地就是为你们准备的”。

就在闹的热血沸腾的时候,于飞让警察全部集中在操场,此刻才让龙镇有了逃跑的机会,而李靖,张玉,还有那两个保镖,为他开的路,为了延长逃跑的时间,他们四个很快就回去掌控局面,待到五点左右的时候,感觉龙镇已经走远了,才停息了这场喧闹。

虽然人走了,但是场面还是需要掩盖的,警察署长前来询问,所以很多人都说没有找到,而他的左右手,都说已经被昨天的喧闹,逃跑了,估计是回家了,而那两个保镖却不这样说,说是昨天四大家族来人了,杀掉了龙镇,然后把他脱离了监狱,总之说法等等不一。

四大家族回去后,各自安排人去寻找,而此刻的于飞也担心自己的利润丢失,所以安排人去查找。

话说,离开一个地方,就要准备新的实力,换一种思绪去整理曾经的面对,而上海,这个社会,面对着人群纷乱,话语挣扎的地界,若是一个人在上海,没有大人物,没有主要的目标,帮你一幕成名,那么你的出发,几乎未来十分的渺茫,要记住的是时间不会帮助任何人,而在与自己的面对,若准备恰当,若分析的有价值,那么你的利润会比你想象的更神奇。

此刻的龙镇深知,“虽然当了很久的老大,但是现在离开了那个地方,依然是一无所有,所以还得想办法生存,又得想办法为了自己的目标而奋斗,所以他来到了一家饭店面试服务员,经过三个月的勘察,没有发现什么长进,而自己却以每天读书为准,所以很少出去了解外面的世界,而外面已经把龙镇的名字,造就的如神话般的传奇,所以他虽然不走进监狱,监狱依然传着他的名字,他虽然没有站立上海,上海依然有着他的故事。

听到夜间有人呼喊,原来是老板,老板把所有的人找来,说道,“这块地皮被别人霸占,我是没办法,所以你们还是另投生路吧”此刻的龙镇深知离开此地没有安生之所,所有坚持的说道,“难道我们就没有选择吗?若我们明天离开,然后他们再去霸占我们的地方,收购我们的生命,我们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不如大家一起,然后再去联系别的卖地皮的,去报警,这样还有一线生机”。

此刻的时间老板无奈的说道,“报警,警署是为有钱人开的,你没有钱,没有地位,那么谁会愿意帮你办事,何况人家的一句话,就胜过咱们的十个饭店,我们还是关门好了,何必去趟这趟浑水呢,说着,就放上了三块大洋,说道“你们本来一年赚的一块大洋,因为我的倒闭,给你们带来的损失,希望你们谅解,此刻的龙镇十分的无奈。

自己告诉自己,“四大家族,警察署长,上海市长,总有一天,我会踩着你们的尸体当上上海的“一哥”是你们逼的我走投无路,让我放弃家乡,放弃监狱,本来我想着在监狱过一辈子,你们却是咄咄逼人,让我无奈”。

年少的龙镇,抖抖身子,拿起那份属于自己的工资,走在大街之上,想起村里人说过的话,“一个强者不是锻炼出来的,一个弱者却没有勇气,想着做一个让别人佩服的人,想着做一个让别人闻风丧胆的人,必须建立自己的价值,必须巩固自己的支配能力”。

NO.2 《上海战役》十三章:谁背后都有支柱

既然有了实力,那么就要准备战斗,既然有了准备,那么就要获得利润,既然失去了,那么让未来补偿,岁月不留人,风云并立之地,必出风雨人物,有人为了钱走上上海,有人为了地位走进黑帮,有些人有功夫,也可以混上来的,有些人需要智慧,可以生存,但是在上海,若没有支柱,若没有背景,先要的是武力,再说智慧,为了得到龙镇的信任,杨素和白狼决定联手在内部安插眼线。

夜晚,风光明媚,人群来往,有一人出现在上海滩的东方歌舞厅,进门打到两个看门的,然后进去后,快步如影走上了舞台,然后说道,“从今天开始,这里的保护费,由我来掌管,只见人群勇力,上前就是一番打斗,随后打到了很多的看场子的,此人是国民政府的人,名字叫,“十八丈”随后老板对他有所顾虑,请到了客房,然后交出了一些钱,说道,“请问,尊姓大名”那人说道,“人称,十八丈”然后老板就交出了钱,说道,“这是这个月的保护费。

此人离开后,来到西边的码头,然后就是走上台子,说道,”把你们的老大叫来,就说我要收此地的保护费,随后白狼来了,下车后说道,“上海滩,并非你一人之地,你想混下去,还是死的快,要看你的本事,你若能打到我的左右,今天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话音落后,左右直接上去,经过一番打斗,两人不是对手,最终白狼也认为此人是个人才,不愧为杨素挑选的将才。

从此此人在上海成名,晚上有人报告杨素,电话接通,说道,“杨爷,今天有人砸场子,是不是,今天就做掉他”杨素听到后说道,“知道了,你不必对人下狠招,就找人去为此人成名,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夜晚三人经过谈论,十八丈现在已经有了名声,那么就让他,混进黑道学校,走进龙镇的身边,来做卧底,为的是保护自己的实力,更能得知镇龙会那天对付自己。

而此刻的龙镇已经带着上官飞羽来到了赌场,上官飞羽害怕敲诈会失手,所以身上带了匕首,怎知到了赌场,上官飞羽压什么中什么,主要是开筛子的人认识龙镇,赢够了钱,龙镇说道,“把所有钱都放上,买豹子,赢了的话,把他的地契给他”那人微笑着点头,这次的上官飞羽十分的激动,那人吓唬到,我可开了,此刻就在筛钟开了一半的时候上官飞羽尿了一裤子。

那人却真的给他开了一个豹子,然后刚准备叫,“龙”此刻龙镇挥手,那人停下了话语,上官飞羽抱住龙镇就是大笑,对面的人拿出桌子下的地契,让上官飞羽挑选,找到后,才离开了赌场。( 文章阅读网:www.51jianli.com )

龙镇带着他买了衣服,买了吃的喝的,然后回家和上官飞羽一家三口喝了起来,并且还劝上官飞羽的父亲以后不要再赌了,因为赌博本来就不是好事,不是每次都能赢的,所以你以后还是少去赌场。

第二天,开始上学,十八丈,走进了教师,因为花钱,所以挑选了龙镇的教师,而此刻的龙镇却是杨念的跟班,看到龙镇站在杨念的身边,心想,“此人是谁能让黑帮老大跟随,那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或许龙镇另有所谋”。

此刻老师说道,“快过去吧,做到你的位置”一句话冷漠而无度,让十八丈更有信心,因为正好一个空位,是和杨念同位,坐上去后,说道,“老师,为什么上学还有跟班,难道还天天跟随,“此刻的老师说道,你废什么话,人家有钱,你花钱,你也能带着跟班上学,进屋”十八丈转过脸,对着杨念微笑,杨念爱答不理,而十八丈说道,“姑娘好漂亮,但是跟班更帅”话语刚落,杨念上去就是一巴掌。

“老师,他打我,要罚他出门去站”十八丈的话让他老师无奈,却说道,“你一个新同学,你想怎么样,人家打你,是为了教育你,何况这是教师”十八丈十分的无奈,吃了哑巴亏。

这天夜里,十八丈的铺位,却分到了龙镇的左边,夜间,他把龙镇叫醒说道,“你来这多久了”龙镇模糊的趴下,说道,“明天就走了”十八丈有点担心,无法和他相识,就直接拉起来,然后说道,你叫什么,”“龙镇”

“我叫十八丈”今天我带你出去玩吧”

“你还睡不睡啊,现在都几点了”

“睡什么啊,我带你去看女生洗澡”

就这样模模糊糊的,十八丈爬上窗户,龙镇却自己回去睡觉了,就在此刻杨念路过这里,身边的跟班有四个,说道,“是谁”然后十八丈下来,上去准备打斗,怎知,杨念惯于用毒,上前就是丝巾一撒,使用了迷魂药,然后十八丈就晕了过去,把他扒光了衣服,绑在了学校的门口。

白天上学,很多人去上学,此刻跟着杨念的龙镇,走上前去,说道,“怎么了”

“怎么了,昨天你怎么走了,若不是你走,我也不会有现在的下场,都是你造成的,你不讲义气”话语让龙镇感觉自愧不如,然后说道,“我帮你解开绳子,”此刻的十八丈却转过头,只见校长带着人过来了,然后龙镇却听到杨念呼喊,“龙镇”然后离开了十八丈。

校长帮忙解开绳子,然后十八丈回宿舍换了衣服,校长亲自送十八丈回到了教师,此刻的十八丈无地自容,慢慢的走进了座位,校长说道,“以后再有这样的事发生,我绝对不会放过背后的人,”眼神对着杨念,虽然杨念的背后是杨素,而校长的背后是国民政府,上海市长,龙驹。

出手够狠是惯用的手法,对危害身边的人,不会仁慈,对伤害朋友的人绝不放过,这是黑道,黑道又是难以确定的辩论,因为他们的狠,得到了报酬,因为他们的手段也能得到危险,所以人都学会了走进黑道的仁慈和尊敬,却难以读懂那片黑道的手段,至要的命脉,也许是没有走进黑道,也许是你没有离开这个平静的位置,当黑道向你逼近,你未必知道,若你走进了黑道,必须准备迎接对面的敌人。

NO.3 《上海战役》第十章:报仇雪恨

江山易打,人难做,人们会不惜代价保护自己的利益,生命最难得的是,要懂得分人看事,分事看人,想消灭敌人就要成为敌人的不注意,这样才能得到机会,这是龙驹的名言,说完之后喝了点酒,然后继续说道,“今天咱们是兄弟,也许未来我会背叛你,明天我们是敌人,也许因为利益,也许因为你的强势,我会投靠你,你要知道,上海是一个是非之地,更是一个,年轻人容易出头,很多人容易丧命”。

龙镇默不作声,继续听龙驹说道,“你现在已经立位,外面传扬,你带出来的镇龙帮,你心狠手辣,但是这并不可怕,你现在的局面都是你所造成的,江冻被欺负,江红被糟蹋,这都是他们为了赶出心中的钉子,要是你想对着他们,先下手的就得是海云,他是四大家族的人,但是他生来好色,而且懦弱,凭着他爹收钱,混起来的,所以其余的三大家族都十分的对他不满,”。

龙镇此刻说道,“若没有监狱的相遇,若没有相斗四大家族,也许我们永远可以呆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把酒畅谈,但是既然都选择了黑道,那么现在统一了监狱,以后你就是我的驹哥,你那么的有远见,不如你来统领镇龙帮,我愿为你护航”此刻的龙驹开始了沉默,十分的感动,因为在黑道,能有胸襟,有气魄,敢让出帮会之位的人从来没有见过,转身说道,“龙哥,龙哥,以后你就是我的龙哥,从此监狱收到的保护费,任你调遣,我绝无二话”。

两人一起举杯,龙镇说道,“以后是兄弟”龙驹更是豪气万分,“以后一起混上海”。

一杯酒,两行缘,拉近了彼此的关系,为了除掉四大家族,他们决定以分开之术,来一一击破,所以每天把酒畅谈,而此刻的海云,深知得罪了龙镇,想着先下手为强,决定这晚动手,晚上带着上百人,拿着枪支,开车,离开了自己的家,来到赌场,上去就是开砸,但是里面没人,而此刻的海云还在车上,说道,“跟我斗恨,你的速度不够快,所以今天让你的赌场着火,明天再看看你是否离开上海”。

话音落后,只听见外方有人来报说道,“赌场没人,此刻的海云十分的担心,准备进攻监狱,干掉江冻,但是担心有进无出,所以就让人开车回家,走到路上,看见一人,倒在地上,却被黑布包着头,本来海云就很气愤,直接说道,“开过去,不管他是谁,今天就见见血,”那司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开了过去,只听见一声大叫“啊”那倒在地上的人就死了。( 文章阅读网:www.51jianli.com )

愤怒让一个人看不见前方,那么这个人必须因为愤怒而伤心的面对,愤怒能让人犯错,更能让人后悔莫及,每个人不是都有愤怒,而是平静的心态,自己建立的心中的纠结,演练了这场难以挽回的局面,这是一个让海云后悔一辈子的瞬间,他无法估计那个死去的人,是自己的父亲,而死去的父亲永远没有想到,一心想着赚钱,一心想着培养儿子,让他进入了四大家族,但是却死在了他的一句话。

龙驹和龙镇正在喝酒,李靖上前敲门,龙镇说道,“请进”李靖进来后说道,“海云已经开车回去,他不会知道自己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我让张玉在他家门口等候了,只要他回去,就会有好戏,明天的上海日报,就会刊登头条”。

因为买通了记者,因为准备的海云的父亲,所以,海云的名字,就要在上海改变,这是一个简单的开始,因为他让江红一辈子受到心灵折磨,所以龙镇也想让他受折磨,无奈的海云在路上一直的微笑,走到家门口下了车。

看到张玉在那,然后说道,“给我砍死他”话音落后,张玉身边的人全部都拿起了枪,此刻才停止了对面的进攻,张玉既然控制了场面,然后挥手,让记者去对着那辆压死海云父亲的车去拍照,而此刻的海云却跪下了说道,“要钱的话,我给你就是,要地位的话,我爹是市长,以后你可以在上海混的更好,只要你能放过我,你的要求,我的应有,你看看能否放过我,给我一个机会”。

张玉拿着枪对着海云说道,“今天换个位置,你能放过我吗?你砸赌场的时候,怎么不想下给我一次机会,你糟蹋江红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给她一次机会,你爹在上海,吃定很多人的劳力钱,来为你护航当上四大家族的人,那么你有没有想过,给那些出苦力的人,一些机会,你刚刚喊人来砍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给我一个机会,”张玉本来不想打死,刚准备带人离开。

此刻江冻出现了,直接就是拿出腰中的枪,对着海云的头颅连开三枪,很多的记者无法控制,却直接去拍照,江冻流着泪水说道,“妹妹我为你报仇了”就这样张玉拉着江冻离开了海云的家门口。

第二天,上海日报,开始宣传,上海黑帮大火拼,海云砸了龙镇的赌场,在回去的路上不幸压死了自己的父亲,因为仇家寻仇,被人害死。

海云死了,但是上海还有三大家族,人们相传,四大家族少了一个海云,却多了一个龙镇,上海依然是四大家族。

海云的死,市长的被杀,引起上海很多帮会注目,很多人都投奔了龙镇的麾下,此刻的鬼手也担心有一天,龙镇会出手对付自己,所以开始了大批买卖枪支,寻访能人,帮助自己,保护自己的利润,而吃软怕硬的白狼也有了想投到龙镇的麾下的心理。

一个强者,在没有强起来的时候,别人对他冷漠,他强起来的时候,别人却想着借助他的力量,就连那些曾经危害自己兄弟的人都会转变心心理,不是因为金钱,更不是为了获得利润,因为“黑道”总有那么一个秩序,让一些人明白一些道理,让他们各自知道自己生存的位置,生存的场面,不会因为富贵而不向人下跪,不会因为地位而不向人缴纳一些钱财,只是因为那么一个人。

NO.4 《上海战役》第九章:危及恩人的局面

所谓肉烂被人吃,糖甜伴水游,走进黑道,要义气是为了服众,若做老大没有义气,那么未来是很渺茫,做为一个镇龙会的老大,他很想出头,但是前方万难,这次去营救江红,更是凶多吉少,因为现在的上海四大家族,很多人都明白,成为四大家族的敌人,那么危险就是,离开上海,若能振起勇气,需要的是斗志,年仅十八岁的龙镇,只能先救人再想别的。

而此刻的海云,想着现在既然都得罪了龙镇,也不差我一个,今天就睡了江红,然后把他丢进杨素的地盘,这样龙镇就算是有苦难言,说什么做一哥,上海的爷多的是,能称上一哥的人还没有呢,夜晚海云把江红糟蹋了,随后安排人,把江红送到杨素的地盘,就在此刻,龙镇一个人来到了此地,他深深的不知江红已经离开了这里,随后说道,“去叫你们家老大出来,就说龙镇来了”。

此刻那人刚想笑,却不能做声,因为担心老大责罚,所以前去报告,见了海云说道,“龙镇来了,而此刻的院子,两排人,全部黑色衣服,慢慢的下起了小雨,而龙镇却走了过去,看着微笑的海云说道,“放了江红,只要我能给的,只要我有的,就算是离开上海,我也愿意”海云打着伞走了出去,说道,“现在由不得你了,因为没有了你,就没有了快乐,等着四大家族一起来收拾你吧”。

江湖也好,人心也好,分辨不了谁的强悍,了解不了谁的背后,谁能笑,那说明他有底牌,谁若低头,那是因为自己的实力还没有确定,若有了真正的位置,全面的金钱,你可以横行无阻,你也可以杀人无事,但是对此刻的龙镇来说,这次是考验他的时候,他若是真的输了,就一败涂地,别说什么上海一哥,就连一个小混混,都会欺负到他的头上,他的心告诉自己,“既然讲手段,那么我也不会给你们留下太多的干净”。

此刻李靖带着一百多人,来到了此地,上来就准备打斗,说道,“海云,你还是不是人,你把江红糟蹋了,然后放到杨素的地盘,这样四大家族,都会感觉,是龙镇没有本事,现在你得意了,今天我就废了你”此刻的龙镇心中十分的悲伤,却只能忍住,然后说道,“今天的帐,总有一天,我会找四大家族讨回”然后拦住了李靖离开了此地。

杨素得知江红在自己的地方被人带走,是海云所为,害怕龙镇第一个对付的就是自己,所以天亮就叫人开车去找海云,来到后大骂,“你是市长的儿子,不是我的敌人,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呢”海云公平的说道,“现在这样,四大家族都和龙镇有了挂钩,若一起铲除他,我就加入,若说别的,那就是你这老家伙的命太长了”,杨素气愤的走了。( 文章阅读网:www.51jianli.com )

身为人知的地盘变成了对立龙镇的楷模,此时的上海更是传的热血沸腾,当江冻看到妹妹的时候,已经得知妹妹被糟蹋,直接上龙镇的脸上打了一下,李靖,张玉准备动手打江冻,龙镇说道,“你们先出去,”二人出去后,龙镇说道,“若打我能消除你的心头之恨,那你继续打”此刻的江冻看着妹妹的模样,失去的记忆无法寻回,低着头说道,“你一定要为妹妹报仇,一定要杀掉海云”。

一个身为人知的老大,连自己的恩人都没有保护好,就连对面的恩人都怨恨自己,虽然现在的江冻还活着,而江红却一辈子只能疯疯癫癫,他知道,现在已经是一步死棋,若能走活,就能有未来,若走不活,未来没有,就连现在仅有的容颜都会成为上海的笑柄。

此刻的江冻想着带人去抓海云,心中的怒气无法阻止,出门之后,李靖上去就是一拳,把江冻打晕了,这是龙镇的安排,因为担心江冻的安全,所以出此下策,龙镇对着一直微笑的江红,一直的哭泣,哭的江红害怕了,说道,“快走,快走,有人杀你”,本来想退出上海,然后照顾江红一辈子,听到这句话,才明白,一个人杀不了一个人,可以借助别人的能力来铲除自己的对手。

四大家族的人都来了,都担心龙镇第一个对付的是自己,在大厅一直的等候,看到龙镇回来,杨素说道,“你现在都知道详情了,你是想着离开上海,还是想着继续受到恐吓,受到威胁,你自己选择,”此刻的龙镇没有说话,直接走上了正坐,海云说道,“你若不想死的快,只有离开此地,现在是四大家族一起来赶你走,你若不带着人离开,你应该知道后果”。

“当今天各位离开此地,那么我们就是敌人,没有谁生,就没有谁死,各有天命”龙镇的话让几人惊讶,无奈的离开了此地。

此刻的龙驹得知龙镇要对战四大家族,心中万般高兴,叫人传信,说道,“龙驹说跟你合作,是他出山的时候了,他就等待一个能和四大家族,愿意和四大家族对抗的人,若两人联手肯定能获得更好的利润,所以希望你慎重考虑,要求是,摆平四大家族,上海市长的位置给他”龙镇想了想,决定和龙驹合作,夜晚三点来到监狱的龙镇和龙驹把酒畅谈江湖往事。

四大家族,都想着其余的三家去攻打龙镇,然后再坐收渔翁之利,等待这样的局面出现,所以都没有提前出手,因为第一个出手的,又怕其他三大家族,有一方来攻击自己,那么上海就会成为三大家族,这样的利润是不划算的,就在此刻,杨素打算投奔龙镇,要求是平分上海,来到龙镇的地方,看到后,说道,“四大家族欺负一个矛头小子,这样的笑话传出去,会让人嘲笑,所以我决定助你一臂之力,”。

龙镇担心一击之后,会得到更大的麻烦,说道,“好吧,我去攻打,你坐收渔翁之利,你是不是有什么条件啊,你这样图谋不轨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跟我合作呢”。

杨素说道,“那是因为我也想名垂千古,到时候打下三大家族,我和你平分上海”。

人心就是如此,担心自己,还怕别人,所以更想着不费吹灰之力赢得更好的成就,很多人选择了背叛,很多人选择了归顺,而此刻的时间,杨素的面目已经让龙镇看的一清二楚。

NO.5 《上海战役》第八章:危及恩人的局面

黑道,若没钱,想做主是很难的,若没有位置,那么没人愿意跟着一个脆弱的人,只有金钱,相信金钱,这是四大家族的共同点,而此刻的龙镇得到了曾经的保镖,现在又拥有了监狱做自己的后盾,他知道,在上海混下去,人多枪少,如同八个老大一个人喊,这样是无法生存的,会让别人看到这样的称呼,那么他的位置,兄弟们的饭食,都会得到不安。

既然龙镇在上海滩成名,又在监狱有背景,那么很多人都传的热血沸腾,也许因为龙镇的手段,也许因为龙镇够狠,都称他带出来的人是,“镇龙帮的人”而此刻的时间,龙镇还不知情,而鬼手听到这个消息,就决定出手,看看他的底子,夜间三点左右,赌场开始关门,鬼手的人直闯而入,然后打伤了江冻的兄弟,随后把江冻抓上了车,江冻却大声喊道,“有本事单挑”。

鬼手的微笑让江冻感觉可怕,鬼手却直接说道,“单挑,能挑一个上海吗?能否挑起四大家族,你们的老大,龙镇也不是单挑混上来的,他能在上海生存,凭的是人力和财力,加上他那够狠的手段,你若有本事,怎么不去找他单挑”。

随后就有人用白布把江冻堵上了嘴,等到天亮的时候,只看见一辆车子路过,然后把江冻丢了下来,江冻落地之前,就已经遍地鳞伤,而此刻的龙镇带着很多人刚准备出发,准备救出江冻,看到后,才说道,“兄弟,是哥哥把你变成这样的,总有一天,害我兄弟的,我会让他十倍奉还,索我的钱财,我会让他百倍相送”几人把他送进了医院。

若有人拿你开刀,那么就还会有继续欺负你的人,你若不敢还击,那么你只能退出上海滩,你若想保护兄弟,那么必须为了兄弟牺牲钱财,牺牲人力,这样才能巩固自己的位置,不是很多人都会选择第一,但是很多人都会选择第二,那是因为,错了,有第一个顶着,对了,也跟着沾光,而此刻的龙镇感觉已经伤了自己的人,那么肯定会平息一段时间,但是此刻的白狼,知道龙镇的兄弟,江冻已经被鬼手教训,所以决定让他再次受到打击。

夜晚,白狼带着人,拿着枪,来到了医院,上前就是对着江冻身边的人一顿暴打,随后对着江冻说道,“认识我吧,认识我,就自己滚下床来,若不然,我就用手中的枪打爆你的头,”江冻深知此人是白狼,虽然白狼吃软怕硬,所以在鬼手打了龙镇的人之后,再次给江冻伤口上撒盐,而此刻的江冻无法转身,只见一人立马把他拉到了地上,此刻的江冻依然说话费力,因为被鬼手打的无力说话了。( 文章阅读网:www.51jianli.com )

此刻的白狼说道,“我最讨厌你这样的人,没本事,却跟大哥,大哥是你跟的吗?你算什么,你曾经只是一个苦力,跟着龙镇能混到现在,你还不劝他离开上海,有钱就要收山,有位置就要准备尊敬别人,这样才能显示自己的高贵,你若真想的死,你说句话”因为江冻无力说话,白狼打开门,然后指着那两个小弟说道,“告诉你们龙镇,离开上海是他最好的选择”然后指着江冻说道,“给我往死里打”

此时,打过电话,龙镇来的时候,白狼已经走远了,李靖,张玉,还有文生,李岩,纷纷而来,一个一个的哭泣不止,此时他们明白,在上海,能用什么得到利润,就能因此得到伤害,若要走下去,必须得还手,若是退出,会连累更多的兄弟死伤,经过商量,决定三个月之后,开始对四大家族进攻,就算是输的一败涂地,也要为兄弟的不值,拿回属于尊严的道路。

这天,江红上街,被四大家族的“海云”看见,此人是市长的儿子,因为市长有钱,资助他混黑道,所以很多人给他面子,建立了四大家族,他不仅胆小,而且懦弱,但是有一点不像他爹,他对金钱不感兴趣。

看到江红柳腰细眉,身边却有两个跟班,就下了车,然后说道,“姑娘好漂亮,能否陪哥哥吃饭”此刻的跟班说道,“你知不知道她是谁,她就是上海滩,龙镇的救命恩人,”此刻海云的挥手,几个人就把那人打了一顿,然后说道,“龙镇只是一个矛头小子,没什么本事,不如跟我,好吃好喝,我可是上海市长的儿子,论钱财,我的收入不比他的低,论地位,他还比不上四大家族”。

“但是论人品,你永远比不上龙镇哥哥,因为龙镇哥哥为兄弟会不惜一切代价”江红的话让对面的海云大笑不止。

海云继续说道,“他兄弟被打,不敢还击,怕四大家族,他站立上海,想着超越四大家族,还嫩了点”于是让人把江红带上了车,然后对着跟班说道,“要人的话,让龙镇自己来,若是多了一个人来找我,那么就不会在世间看到此等美丽女子”。

有人报告,说,“红姐被市长的儿子抓了,若想救人,只有大哥自己去才行,”此刻在医院的江冻想到妹妹,把苹果一丢,说道,“他想死啊,抓我妹妹,我带人去把此人砍了”话音刚落,身上的阵阵疼痛让他一直的咳嗽,龙镇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妹妹有事的,今天我自己去救回我们的妹妹”此刻李靖怒气十足的说道,“今天带上兄弟,干掉海云,让我们一举成名”。

龙镇转身说道,“现在我们是在房檐下,何况我们不能一起进攻四大家族,若得罪一个,那么其余三家,都会有所防备,现在江红还在他们的手里,我们只能忍耐,现在枪支也少,人员能力有限,不宜战斗”。

一个江湖,有了杀戮,那么就会有人伤心,人员多了,就会招人妒忌,龙镇的恩人被抓,心中万分的伤心,深知上海不是容易混的,但是既然走出来了,那么还是需要前进的。

上一篇:秋冬季节皮肤干燥|冬季皮肤干燥脱皮 上一篇:戴旭2030肢解中国演讲|2030肢解中国(戴旭演讲稿全文版)
与该文相关的文章

温馨提示:如果您对51阅读吧有任何建议,请通过网站联系邮箱向我们反馈,感谢各位的建议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