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阅读吧 - 为您打造专业优质的文章分享平台!
您的当前位置: 51阅读吧 >

摘尽枇杷一树金|谜语:摘尽枇把一树金(打一邮政集邮词语)

NO.1 谜语:摘尽枇把一树金(打一邮政集邮词语)

谜面摘尽枇把一树金
谜语类型打一邮政集邮词语
谜底一分面值

NO.2 答东园载酒西园醉——之摘尽枇杷一树金

突然喧闹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原本生活的宁静

死寂的校园传来阵阵回声

波澜不惊的故作镇静

——恨!

掩饰很深的恨!

放得下

也在试着放下

确实放下了,

但是,很遗憾!又记起来了

纠结。

为什么,你问。

你可知道那是我在意的,很在意,有多在意就有多纠结。

你说过,付出的纯真是我的可爱

我脸红红的笑着。

不是喜欢压马路,而是喜欢压马[www.51jianli.com]路时的心情。

说过,不后悔。

只是,心痛。

“成功女人背后的男人很渺小,

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很伟大。”

压抑着困难,却为了支持

支持即将走掉的所谓爱情

咖啡与茶的悲哀,

不知道算不算分歧,

可是确实发生了。

仅仅用十字来挽回,是不想有欠缺的遗憾

谁又会知道,十字背后的颗颗泪珠?

隐痛。窒息。坚强。

放下?

谈何容易?

忘记?

骗了自己。

生活是1个自我救赎的过程。

没有谁会正好出现在谁正好的空白

来来回回的路过,却只是过客

挣扎的过程,厌倦了回忆;

蓦然回首的那刻,回忆不在了;

醒悟之际,回忆却远了。

因为,回忆有了新的记忆。

回头,容易。

回心,容易?

需要答案。

看不起从前的人和事?

追求不同,心境不一。

昔日黄昏树下的伙伴怎能和时间竞争呢?

黄了树叶,也散了纯真。

日子的无奈,逼疯了前进的脚步

得到总有失去

值与不值,怎好用万恶的金钱来衡量?

谁说感情‘能买就能卖’

我说送,多体面。

无欲无求。

欲望才是根源。

散发着铜臭味的灯红酒绿

仅是一片死寂的灰。

“我有一所大房子,有很大的落地窗户,阳光洒在地毯上,也温暖了我的被子”

纯净的画面背后的那些故事,

我要纯净的。

大染缸在侵蚀血液的颜色,

小刺猬不得不本能的竖起看似坚强的刺来。

等待救赎。

压抑了许久的心情迫切的要亲近自然。

不只有听雨轩的雨声

山塘街的鸡头米又熟了,

东山的橘子也红了… …

答东园载酒西园醉——之摘尽枇杷一树金

NO.3 摘尽枇杷一树金

“秋日养蕾,冬季开花,春来结籽,夏初成熟。”这是枇杷果的一生。成熟的枇杷果形美观、色泽金黄、果大肉厚、肉质细腻、汁多味甜,被誉为“果中之皇”,与樱桃、杨梅并称“初夏果中三友”。

正是春末夏初时节,乡下的大舅兄打来电话,说家里的几棵枇杷树果实都成熟了,邀请我们去摘枇杷。一下想起以前在浙江金华采桔子、在苏州东山摘杨梅的场景,心里莫名的兴奋起来。第二天起了个早,约了同住一个小区的襟兄,一起去舅兄家摘枇杷。

经过了几年的乡村公路改造,农村已普遍实现了村村通公路,交通比以往便捷了许多,一路驱车急驰,上午九点不到便抵达了舅兄的家。刚下汽车,就看到舅兄家屋后四棵高大的枇杷树,郁郁葱葱,果实累累,一串串澄澄的黄掩映在一丛丛翠翠的绿色之中,深深地吸一口气,空气中仿佛也飘动着丝丝香甜的气味,令人食指大动。迫不及待地伸手摘下一个,剥去表皮,放入口中,甜津津,水汪汪,满口鲜嫩的汁水,直流到心里。

这时,舅兄和大嫂从屋里出来了,手中拿着早就备好的果篮,顾不上多做寒暄,我们便行动起来。大嫂在旁边叮嘱一些采摘时的注意事项,采摘枇杷的时候,要放下衣服的长袖,既能防虫咬,还能避免皮肤发痒;要选颜色深黄的、成熟度在9成以上的枇杷,轻摘轻放;采摘时手要捏住柄部,不接触果子表面,否则果子表面的茸毛就会脱落,不便贮藏,两三天后果子就会腐烂。明白了注意事项,我和襟兄两人相互配合,我负责摘,他负责接。有些熟透的果实,不注意稍一碰触就会掉到地上,襟兄便连忙捡起来,揩去灰土,剥去果皮,扔进嘴里,细细品味那又甜又爽的感觉。

由于前面已经有人采摘过,生长在底部的果实很快就摘完了,大部分枇杷生长的部位较高,站在地上够不着,我便从屋里搬来一条长凳,人站在凳上,身子从树枝间穿进去,一边探出手去采摘长在高处的枇杷。一边小心谨慎地避让树叶上蠕动着的毒虫。这是一种俗名叫做“洋辣子”的毛毛虫,这个东西可不能碰,体表长有密密的毒毛,虽然呈现细绒毛状,却如棘刺般触摸不得。如不小心碰到,毒毛便会蛰入人体皮肤,放出毒素。被“洋辣子”蜇伤后,皮肤会出现刺痛烧灼感,一段时间后伤处皮肤痛痒加重,表面变红,甚至有可能溃烂。严重者还会引起荨麻疹、关节炎等全身反应。因为是自家长的果树,为保证绿色纯天然,就从不喷洒农药,导致树上生了好多这样的毛毛虫。

由于枇杷树生长的年代久了,枝丫都紧密地缠绕到了一起,密密匝匝,我既要注意脚下的安全,又要防止碰到旁边熟透的果实,还要防止树上的虫咬,对长在更高处的枇杷又眼馋不已,不愿轻易放弃,平时缺少劳动锻炼的我,一会儿功夫就累得全身冒汗,两腿发软,但为了收获更多的果实,还是坚持着,手不断往高处、更高处伸去。( 文章阅读网:www.51jianli.com )

经过四十分钟的奋战,成绩菲然,看着篮中满满的成果,心中很有成就感。果篮中的枇杷,果实均匀整齐,形如圆球而稍扁,看其色、观其形、品其味,类似苏州东山出产的枇杷品种中的白沙,是不可多得的上品。

说到枇杷,不得不说一下枇杷的非凡价值。枇杷果甜美可口,且营养丰富,花、叶、果仁都可入药,是传统中成药“枇杷膏”、“枇杷露”、“枇杷止咳糖浆”的主要原料,枇杷果加工后可制成果酱、果酒、罐头等食品和饮料,可谓“满树皆宝”。

这一次采摘枇杷的行程,虽略显简单,不像苏州东山西山,到了枇杷成熟的季节,那连绵不断的枇杷树,到处绿油油、金灿灿,前来采摘的游人如织,热闹非凡。但是这次采摘枇杷却是自己亲自动手,亲身参与了采摘的全过程,体验了劳动的辛苦与欢乐,同样收获满满。如要作一比较,前者是形式大于意义,后者却是意义大于形式了。

2016年6月4日

NO.4 下一颗枇杷会很甜

年近了,送年的味道也随即浓了起来,心情跟着宽慰许多,窝在屋子里猫儿的病,因落在阳台被褥上午时太阳的温暖而删去整整一个冬季的抑郁记忆。

我好像睡了许久,比冬眠的熊死撑在树洞里,谁的时间会长一些?

昨天,还是松鼠给我送来的储粮,几颗风干的栗子,以前活跃跳动的小东西现在也表现出极大的悲伤,反正是极不满意地漂了我一眼,扔下一句略表遗憾的话。

老伙计,你会好起来的。

我真的睡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当我醒来的时候,阳台上的花草也跟着我冬眠了,当然,只有我知道,他们只是在冬眠,只需一场春霖,又齐刷刷地钻破头皮,在拥挤的花盆里面伸展绿意,争抢养眼的生机。

睡在床上的日子,会反思,会回忆,会渴求,也会筋疲力尽。( 文章阅读网:www.51jianli.com )

会联想到父亲的墓地,台阶上的冰冷。

也会看见儿子的大拇指,朝着自己勇敢的表扬。

有些年前,我还是个孩子,会去偷校园里的那颗枇杷。其实果子并不甘甜,也没有人去修理,只有门卫老头象征吼一嗓子,老头的嗓子吼地声音越大,那枇杷树上的果子就愈发感觉甘甜。为此不惜体力,绞尽脑汁。终于某天在一阵吼声后口袋里塞满果子成功落荒而逃。

找了一处僻角,撕开黄橙橙的果皮,迫不及待地塞进嘴里,而想象中的却甘甜换来一阵意想不到的酸涩,那颗枇杷的味道我是皱着眉头咽下去的。

父亲说,枇杷好吃口难开,下一颗枇杷会很甜。于是我连吃了十几颗,但是那种甘甜,始终没有到来,毕竟是路边野生的果子,果核占据了果子大部分空间,唯一剩下一些可怜的果肉,也是骨头带筋,汁少味涩了。

最近喜欢上一句话。

活在当下,走在未来。当然,我也无法读懂未来是什么?或许狗熊会说,未来是香喷喷的蜂蜜,松鼠会说,未来嘛,肯定是还他一口袋的栗子。

我还有一个朋友,叫蛇。

活得极其的诡秘和小心,却在昨天过马路的时候,被碾压得粉身碎骨,可以说是死的惨不忍睹,最后通知家属去火葬场,蛇大婶说,都成肉末了,就省了这顿烟熏火燎了吧。

关于未来,肯定是有的。蛇生前也说过,他的未来就是,他只想按着自己的步履行走散步,希望别冷不丁飞来那么多乱石。

其实,谁也不想伤害谁。关于蛇,他的一辈子也只剩下被伤害的命。

燕子回家过年了,走的时候,叽叽喳喳地说了一大堆话。反正由于方言关系,我只听懂了一些,没有听全,大概的意思,明年不飞来飞去了,技术也学会了,家里也购买了几台机器,打算做些小产品,开始模仿做个小老板。

最后,扔了一挂熏肉,说,自己弄得,叫我尝尝。

打开电脑,马老板的逃饱网在拼命地压榨新生代的人民币。小猫小狗所感兴趣的,就是有钱点点手指,就有做快递的驴送上门来的货物,一个月到头,薪水正好支付,叫白领。薪水不及支付,叫“富翁”。反正都是极其安逸的头衔,至少活得比我洒脱。

我的朋友圈里也是,喜鹊卖得是雀斑霜,也不唱歌了,整天也是叽叽喳喳地,宣传抹这玩意,可以变成明星獐子姨。而向来老实本分的獾,倒腾起避孕套生意是我所料不及的,那天他从八平米的工作间里钻出来,略带成就感的游说,兄弟,来一盒吧,保证让你欲仙欲死的感觉。

关于马儿的逃饱网,上个年代,我们还在为饥饿种田,讲究亩产,表彰能手。如今,过多的臃肿却开始提倡脱离肥胖。

那天,我去爬山了,满山可能在下个春天有许多开花的树,却再也找不到映山红了。因为整片的山坡都种上了花木,表皮被剥离得贴上N个伤膏一般。

我想去山里种黄精。

牛说,不行。你别丢了现在的东西。狗也说,守着就是希望呀!

那么好吧。

就当是一个想法吧。

下一步路怎么走?

我不知道。

但是,留一个念想总是好的。

对,下一段日子会很美,下一颗枇杷应该也会很甜。

NO.5 冬夜里的一棵枇杷树

一个深冬的夜晚,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让人感到莫名的惊惶,树木、房屋,村庄和远山,都莫名其妙地消融在这暗夜的浓黑中,有如末日。刺骨的寒风一阵紧一阵的刮。远处的高压线犹如被一只怪异的巨手弹奏的琴弦,迸出一阵紧似一阵的恐怖的声音,如虎啸,如狼嚎,如猿啼,如鬼哭……此起彼伏,不绝入耳。墙,任凭恶风左一耳光,右一巴掌,拳打脚踢,依然铁青着脸,不吭一声气。

我站在二楼的走廊上,像一叶小舟挣扎在惊涛骇浪的的大海中,手足无措。对于风的骚扰、攻击,人只有听之任之,忍气吞声。人对风是无力还手的,就像遭遇流言蜚语。说不清,甚至越摸越黑。刚刚有点感觉,它早已改变了方向,或者溜得无影无踪,让你找不着北。它如影随形,你走到哪它纠缠到哪。跟风生气,那是和自己过不去。

走廊上,壁灯的灯光越发的惨白。它孤独地努力地和夜的黑拼死抗衡着,坚守着一隅的光明,显得异常地悲壮。缺少杀伤力的丝丝缕缕的光线,一一地被夜的黑,化解,吸收。黑只是把它层层叠叠地团团围住,像猫戏老鼠。楼道里的感应灯,时灭时明,像世间那些机会主义者。我有些绝望。

在这独眼似的朦胧的灯影里,却影影绰绰显出一树花来。树叶阔大,枝杈繁密。花呈乳白,朵大,一枝一枝的,毛笔的笔苞一般,朝天伸着,如含苞欲放的百合,万头攒动着,凛然不畏这寒这黑这风的淫威。我心中一喜。莫非这是一树玉兰?可是,季节不对呀。或许,它是玉兰的一种异种吧,我宽慰着自己。但不管它是什么花,敢把数九寒冬不当一回事,能在这样的季节粲然绽放,都很了不起,都值得我喜爱,值得我尊敬。只是我有些当心,这样穷凶极恶的风,不知要摧折多少花枝打落多少花苞。

我想去看看这树花,但要下楼,要绕过许多建筑,才能迂回到走廊下。太麻烦,我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心想,天明后再去看也不迟,看得将更真切。

我意犹未尽地进屋,爬上床,拿起书,充耳不闻窗外的穷冬烈风的肆虐,躲进小屋热热的被窝,自成一统了。睡梦里,那花开了,朵大瓣阔,洁白如雪,密密匝匝。每一朵,总有碗口大小,在枝头摇曳着,婀娜着,俏皮着,也美丽着。每一朵花,都把积攒几季的香,争相释放出来,浓得化不开,似要沉淀,似要结晶。那香,沁心沁脾,游走在四肢百骸,说不出的舒爽通泰。沉迷中,一树叶绿花白,竟摇身变成了妙龄女子,巧笑嫣嫣,眉目传情,风情万种。我如痴如醉,失魂落魄。她向我招手,我欲起身追随,却骨酥腿软,竟然迈不动脚步。正恼恨自己,她怨恨地一瞥,一扭身,却化作一股白烟,袅娜而去。我挣扎着猛地伸手用力去抓那烟,那烟滑溜得紧,怎么抓也抓不住。一梦醒来,发现自己大汗淋漓精疲力竭地坐在床上,天已大亮,不觉哑然失笑。( 文章阅读网:www.51jianli.com )

边洗漱,边回味着这梦,越发觉得这花的不同寻常,便急于去探访这花。

天依然阴郁着,心事重重,但风却平息了。空气中,流荡着深冬早晨特有的冰凉的气息。家家户户的门窗上,铁皮管子飘溢着时断时续的取暖炉的残烟,眨个眼,就杳无踪迹。

没有玉兰花,只有一树碗口粗的琵琶树,肃然地立在那里,陷入沉思。我目瞪口呆。

这棵枇杷是常见的那种,因为没有修剪,枝桠纵横,冠成球状,宛然一枚大蘑菇。叶暗绿,宽大,肥厚,经络分明,如劳动者的掌。密密的叶,一片挨着一片,相依相偎着,把枝干遮挡得严严实实。每个枝头,都抽出蔟蔟条状的鹅黄的嫩芽,花瓣一般。仔细地看,有豆子般大的橙黄色花朵,躲在叶间,娇羞地开着。枇杷树在深冬的时节,抽芽开花,我是第一次发现。这不得不使我对它另眼相看。

翻遍记忆,从古至今,也没有想到哪一个文人墨客眷顾枇杷树,倒是咏叹松竹梅的诗画极为滥觞。它们被誉之为岁寒三友,其傲霜斗雪的风骨、品性,赞誉之辞,连篇累牍。我有些遗憾。

枇杷树,在果树中极普通。它的果实,如珠子攒成一束,成熟后则由青转为金黄。果皮上,密布着一层细细的绒毛。核大,肉薄,甜中略带酸涩。叶,可入药,主治咳嗽。木质坚硬,性脆,纹理细密,不适合做家具,是上好的燃料。

凝视着这棵枇杷树,我忽然觉得它就像我的父老乡亲,生存环境极为恶劣,却顽强地生存,一代又一代,默默无闻。劳碌一生,往往只结出并不丰硕的果实,但他们无怨无悔,以他们的存在证明着一种精神。

想起昨晚穷恶的风里灯影中的枇杷树的幻相,想起那亦真亦幻的梦,我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上一篇:基层党建工作调研报告|关于基层建设中领导工作方法的调查报告 上一篇:荷花淀|荷花淀
与该文相关的文章

温馨提示:如果您对51阅读吧有任何建议,请通过网站联系邮箱向我们反馈,感谢各位的建议与支持!